欢迎来到金彩网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产品展示

发现蔡刚强已昏迷

作者:admin 时间:2019-02-14 15:36

  “妈妈,我想爸爸了,他好久来接我去钓鱼哟?”昨日,再次接到儿子君君打来的电话,陈思容不禁一边流泪一边安慰儿子:“乖乖,爸爸出差了,他一回来就带你去。”

  而事实是,君君的爸爸蔡刚强已经永远离开。8天前,他和同事一同外出钓鱼,鱼竿碰到头顶的裸露电线,蔡刚强当场触电身亡。

  37岁的蔡刚强是一名的哥,在綦江区开出租车已两年多。7月1日,蔡刚强和同事何安平来到位于綦江区南街道蟠龙村的山水涧水产养殖公司钓鱼。

  “那天下过暴雨,天灰蒙蒙的。”何安平回忆,这家公司共有6个鱼塘,“没得围栏也没得看守人员。”两人通过附近村民詹德强联系上鱼塘看守工人蔡老五。“蔡老五说,鲫鱼草鱼12元一斤,黔鱼18元一斤。”詹德强称,当时蔡老五有事外出,只在电话里说明了价格。

  随后两人来到位置最低的两个鱼塘边,相距10米远。“啪!”就在何安平穿饵准备甩第一竿时,突然传来一声脆响,蔡刚强上方的电线冒出一串耀眼的火花,蔡刚强本人倒在地上,钓鱼线米多长的碳素鱼竿被烧焦断成两截。

  何安平飞奔过去,发现蔡刚强已昏迷,握鱼竿的右手部分皮肤被烧焦。在当地村民帮助下,蔡刚强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没能抢救过来。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来到事发现场。蔡刚强钓鱼时站立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根水泥电杆,上方纵横交错分布着两层电线KV低压导线米;该段电线下方连接着闸阀,连接的电线负责给鱼塘增氧泵和饲料机供电;而较高位置的是10KV高压支线。现场电线全部裸露在外。

  当地派出所证实,事发当时鱼塘周边没有任何提醒和警示标语,不过昨日现场已挂起“高压危险”的警示牌。

  当地村民们说,该公司并不拒绝别人来钓鱼,有时找不到看守人就找村民帮忙打电话告知一声,钓完再喊来看守人称重收钱。

  记者拨通公司老板吴某电话,吴某姐姐接的电话,并称吴某正输液,不方便接听。

  电线日,綦江区安监局委托重庆渝能司法鉴定所做出了司法鉴定书。鉴定意见称,高压线和低压线的设置符合相关技术规范,均为裸线;山水涧公司在鱼塘周边无警示标志,安全风险增大;死者在垂钓时,选点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系禁止行为。碳素鱼竿有导电性,电流通过人体接地,是导致此次人身触电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

  目前,綦江区古南街道、安监局等部门已对事故双方组织了多轮协商谈判,但由于双方意见差距太大,一直没有达成善后解决协议。截至记者发稿,协商还在继续进行。

  1、鱼塘:经营管理者有无尽到安全提醒义务,在电线杆下允许他人钓鱼,而且是有偿钓鱼,管理者应该预见危险性,予以警示和提醒;

  3、低压电线的产权人:低压电线设置是否符合相关技术规范,高度是否达到相关标准,有无违规;

  4、死者:作为一名成年人,应该预见到在电线下钓鱼会带来危险,发生事故要承担部分责任。

  唐律师表示,通过这4个方面,可以根据责任人是否有过错来承担责任,如果前面3个责任人均无过错,则根据民法公平法则,可以对死者予以适当补偿。

  丈夫走了7天,陈思容几乎哭干了眼泪,“家里的顶梁柱走了,我都不晓得这个日子怎么过下去?”

  4月15日,陈思容意外查出宫颈癌,蔡刚强的父亲有白内障和心脏病,母亲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儿子君君刚满6岁。靠着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蔡刚强好歹撑起了这个家。

  陈思容把儿子送到朋友家寄养,但君君不停给妈妈打电话要爸爸,陈思容不得不多次撒谎,“每向儿子撒一次谎,自己就心疼一回。”

Copyright © 2002-2017金彩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彩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