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金彩网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资讯

月租金60万元;为员工租的10多套住房年租金60万

作者:admin 时间:2019-04-26 05:14

  部分消费者反映北京东大肛肠医院问题的记者调查一位患者从北京东大肛肠医院走出(8月26日摄)。 “治痔疮,到东大”,这句到处都能听到的广告词,让患者趋之若鹜。然而,近期不少消费者向新华社记者反映北京东大肛肠医院“广告虚假”和“过度治疗”的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新华社记者 李小虎摄

  部分消费者反映北京东大肛肠医院问题的记者调查北京东大肛肠医院门口挂着“全国放心消费联盟医疗单位”标牌(8月26日摄)。 “治痔疮,到东大”,这句到处都能听到的广告词,让患者趋之若鹜。然而,近期不少消费者向新华社记者反映北京东大肛肠医院“广告虚假”和“过度治疗”的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新华社记者 周宁摄

  新华网北京9月6日电 (记者周宁、李兴文、周婷玉)“就在递给医生挂号单的同时,连裤子都没脱、患处都没看即被告知先去做灌肠。”“就在屁股被打麻药的一瞬间,才发现主刀大夫不是广告里那位‘名医’。”“就在手术‘实施切割’的那一刻,才知道医生所谓的‘无痛’其实是‘嗷嗷大叫’。”……

  “治痔疮,到东大”,这句到处都能听到的广告词,让患者趋之若鹜。然而,近期不少消费者向新华社记者反映北京东大肛肠医院“广告虚假”和“过度治疗”的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最好的肛肠医院”“手术无痛、一秒完成、随治随走”“无需开刀、杜绝复发”……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甚至公共厕所、电线杆,铺天盖地的广告让不少患者觉得“‘东大’很权威、很放心。”

  北京东大肛肠医院官方网站显示:“该院是北京朝阳区卫生局下属的唯一一家肛肠疾病专科医院……据调查,93%的肛肠病患者认为‘东大’是北京最好的肛肠医院。”然而,北京朝阳区卫生局医政科科长杨红艳说:“该院从来就不是我局下属的专科医院,而是营利性民营医院。”当被问到“93%”这一调查数据从何而来时,该院院长赵令玉竟无言以对。经记者核实,该院在2008年就因发布变相广告而受到处罚。

  据赵令玉介绍,他们聘请的医生主要是知名公立医院的退休老专家。“简历都仔细核实过,没问题。”记者随机调取该院肛肠科主任“张XX”的简历显示:“……曾先后在北京二龙路医院、宣武医院工作……”然而,这两家医院都明确表示“查无此人,也从未在我院工作过”。

  “东大”称,曾被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评为“3·15全国放心消费医疗联盟单位”荣誉称号。然而,该基金会负责人刘丰说:“这根本就不是‘荣誉’,而是我会免费发给各医疗单位的消费者投诉监督平台,‘东大’严重误导消费者,我们已通知其立即撤下标牌。”

  诱惑的广告还远不止这些。北京患者余先生最后悔轻信所谓“美国技术、微创无痛”的宣传。他说,该院的痔疮手术疼得他又动又叫,与他以往在其他医院所做的传统手术没有区别。据记者了解,所谓“PPH术”“COOK枪”等国外疗法在国内三甲医院早已普遍使用。

  来自山东德州的患者张先生向记者摊开一摞收费单,累计5000多元,这是今年8月他在“东大”看病仅两天的开销。

  “‘东大’的大夫说我患混合痔,‘非常严重,必须立即手术’。在得到花5000元能基本治愈的答复后,我同意手术。”张回忆说,术后才知道,除了这5000元,还必须治疗7天,每天900元。“我这才感觉上当了,于是转院治疗……”

  患者余先生反映:“‘东大’给我的诊断结果是‘严重肛瘘并伴有痔疮’,而北京二龙路医院的诊断结果却是‘肛瘘并不严重,原先的痔疮手术没做干净’……”

  在记者采访的患者中,不少人都花费一两万元,最高达4万多元。他们普遍反映,“东大”一般先说医术和仪器能根治疾病,之后用“病情严重”等“忽悠”患者做检查、做手术。为“留住”患者,病人还能先做手术再交钱或者和医生“砍价”。而一旦开刀留下伤口,患者就不得不承担昂贵的后续治疗费用。“从挂号、灌肠、验血、肠镜到手术、输液、红光、雾化,让你花个底儿掉才放你走”。

  为进一步了解实情,记者8月26日在“东大”门口经患者徐先生同意陪他看病。就在徐边阐述病情边向接诊的苏大夫递挂号单时,苏已为其开好260元的灌肠收费单。徐的病友在一旁提醒:“能否脱了裤子先看患处再说?”苏回答:“不用,做完一齐看……”

  徐是低保户,觉得灌肠费太贵,于当日下午转院到解放军305医院就诊,普外科主任医师张大夫在为其指检后作出诊断:“普通痔疮,在药店买点痔疮膏抹抹即可。”当听说徐上午在其他医院被要求灌肠、手术时,张大夫说:“你逃过一劫!”

  北京二龙路医院纪委书记、医务科科长朱钢对记者说,从“东大”等民营肛肠医院到该院转诊的“半截儿”患者逐年增多。在他所治疗的病人中,术后转诊患者占近10%,术前的多达一半。“我院的很多大夫说,到这里‘做衣服’的少了、‘改衣服’的多了,反倒把我们的技术给练精了。”

  一位曾受聘于某民营肛肠医院的老专家向记者透露,这几年患者对“东大”的投诉越来越多,背后的投资人便另起炉灶,在全国各地开办了多家肛肠医院。

  “医院里,每位外聘大夫都配有医助,她们是老板的‘小奸细’。大夫开什么药?手术开多少钱?能否把轻病说成重病、把重病说成癌变逼患者开刀?老板一清二楚。”老专家讲着自己的受聘经历,“因为不会忽悠,一些‘能说会道’的年轻医生代我出诊,我只挂名,整天呆在VIP房间喝茶、看报、看电视。”

  “一旦医院遭遇纠纷,我立刻变成‘救火队长’。”老专家举例说,“好几次,病人的屁股都被打了麻药才发现主刀医生不是广告中的‘名医’,吵着投诉。这时我马上得进行‘救场’手术以解决纠纷。”

  老专家说,医院各诊室每周都要根据收益“大排队”,收益越高,坐堂大夫奖金越多。“医生的一举一动都贴着‘钱’的标签,我刚去三天就后悔不该来,最后毅然辞职。”

  当记者把这些“内幕”告诉赵令玉院长时,他叹气道:“请理解我们的苦衷,民营医院始终在夹缝中生存。”

  “广告花销是大头;医院门诊楼是租的,月租金60万元;为员工租的10多套住房年租金60万元;民营医院每年上缴25%的企业所得税;医疗器械自己买、医生自己聘、工资自己发……”赵令玉说,“这些运营成本,公立医院从不发愁,而对民营医院来说是命根儿,没成本意识和经营分析,我们怎么生存?”

  记者问:“如何平衡‘过度治疗’与‘成本意识’?”赵令玉苦笑着回答:“我是医院管理者,左手是老板的利益,右手是患者的利益,谁都得罪不起,太不容易了!”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于宗河认为,近年来,民营医院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得到长足发展,但其中也有不少因迫于资金压力,把“轰炸式”广告当作“救命稻草”。“广告做得越响,质量反而越差”,患者成了牺牲品,医院牌子毁掉,行业声誉骤降。

  “有些民营医院之所以沦落为‘神仙医院’‘广告医院’,原因有三。”卫生部原副部长、中国医师协会会长殷大奎分析说,一是管理不规范,规范化经营、诚信建院的意识不强;二是人才匮乏、技术队伍不稳定;三是税负过重。

  殷大奎等专家认为,民营医院已成为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但医疗服务不是简单的商品,完全依靠市场竞争就会出问题。民营医院要赢得患者认可,首先要严格依法执业,强化诚信意识,改变“包治百病”的印象。相关部门也必须加强行业监管,对患者反映强烈的医院进行全面彻底的清理整顿。

  卫生部医管司回复记者表示:“我部正起草有关规定,将明确卫生行政部门对民营医院医疗质量的监管责任,以切实规范其诊疗活动和执业行为。”

  “相关部门可借鉴别国管理私营医院的经验,在医保定点资格、税收等方面对其给予政策扶持。”于宗河说。

Copyright © 2002-2017金彩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彩网网站地图